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教學科研 >> 正文
一堂專業與工程倫理學習任務交互演化的在線教學示範課
發佈時間:2020年04月27日   閲讀:

怎樣確保在線學習與線下課堂學習效果實質等效?“以學生為中心”的課程教學模式如何開展?近日,教育部自動化類教指委和中國工程教育專業認證協會專家、我校自動化與電子信息學院段斌教授應邀上了一堂在線教學示範課,對在線教學方式進行了有益探索。

這堂課,將思政教育與工程問題結合起來,把倫理準則內化為學生工程實踐規則,實現了課程思政的有益嘗試;採用抖音加“奇襲”的方式,生動展現了在線教育生態下“以學生為中心”教學模式的魅力;而課程前後由學生全員參與的評教與評學環節,把傳統單一的定量考核變為多任務演化的能力評價,更對在線教育考核評價機制改革作了大膽的探索。

課程思政:專業與工程倫理學習任務交互進行

此次在線教學示範課,學院的36位教師、學校教學督導團及各學院教學指導組長10多位老師進行現場觀摩。課堂出現的思政元素給參加觀摩的老師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根據教學目標“掌握網絡安全違規活動捕獲的推理方法與實驗技能”,本次教學設計構建的任務是:“如何用人工智能方法發現網絡入侵的威脅或信息安全行為準則的違反”, 要求同學們設計實驗,分析數據並得出有效結論。

“工程倫理與職業道德如何內化為工科學生的工程實踐規則?”“倫理道德隱性知識如何顯化,以利於工程倫理教育實施效果的評價?”

課堂上,同學們從不同角度運用專業知識和科學工具分析信息安全事故,提取思政內涵,實現了專業知識和工程倫理學習任務交互、演化,常規只能定性評價的工程素養也可以做到定量評價,在培養學生運用專業知識解決複雜工程問題的同時,又實現了工程倫理準則與職業規範的內化。

點評時,段斌引導同學們展開討論。曾曉琳組的作品運用誘導、演繹、歸納等推理方法和仿真軟件,分析“稜鏡門事件”對《信息安全國際行為準則》的違反。她説:“我們以前只是聽説或感覺稜鏡門事件是不好的,但現在以具備的專業能力做出專業分析,突顯了我們所學專業知識的價值。”

劉澤濤同學説:“《信息安全國際行為準則》是由中國帶頭聯合五個國家在聯合國第六十九屆會議上發佈的,我們由此真切感受到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發揮着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加強了對四個自信的認識”。

以學生為中心:高校教師職業發展的有效途徑

“專業認證推動的以學生為中心的課程教學模式,不但能有效提高學生的學習效果,而且在當前在線教育迅猛發展的情境下,這是高校教師破解職業困境的有效途徑。”段斌認為。

隨着課堂的展開,“以學生為中心”的課堂特色一一得到驗證。課堂上,至少50%的話語由學生們説,半數以上的素材是學生們創造。按計劃安排的4組學生通過抖音視頻展示研究結果和創作過程,期間又有3組同學發起“奇襲”,且都奇襲成功。

為什麼需要“奇襲”?“全體同學完成作業存在顯著差異, ‘奇襲’環節給做得好的同學提供展示機會。”段斌解釋。

這堂課是成功的。“段老師的課堂是開放的,多邊模式產生了巨大的示範效應;採用抖音加‘奇襲’方式增加了趣味性,也更具競爭性,所以學生的參與度高,相比較傳統授課方式,學生的收穫更多。” 學校教育教學督導盛孟剛老師觀摩後評價説。

然而,對於這種把課堂交給學生的教學模式,確切的教學效果如何,一開始學生是有質疑的。開課初期,有學生髮郵件質疑“如果事情都要我們學生做,你自己卻不做,那我們要老師幹什麼呢?”。

段斌認為,學生的疑惑也是當前大部分教師的疑惑,疫情期間很多國家精品課程視頻密集上線,這引發了高校教師的職業困惑——“大家都看國家精品課程視頻了,還要我們老師幹什麼呢?”段斌説,在線教學,教師的作用更加重要。

實際上,為了上好這堂網課,相關的準備工作兩週前就已經開始了。段斌根據教學目標構建了多任務演化的教學設計、情景設置、能力考核觀察點等內容,要求學生預先結合前期掌握的入侵檢測技術和信息安全工程倫理等方面的知識,再進行深度的探究式學習。

“簡而言之,教師的作用體現在課前的教學任務設計,課程進行中的進度把控,及時進行點評和引導,課後我們還要花很長的時間對成果產出進行科學合理評價。以上這些都説明,在線教學同樣都離不開教師的付出和努力,高校教師面臨的職業困境是可以突破的。”

評價機制新探索:評教與評學雙向並進

這堂在線教學課並沒有隨着下課而結束。

段斌有更大的“想法”,他要對在線教育考核評價機制改革作大膽的探索:“在線教學是大勢所趨,但在線課程學生學習效果怎麼考評,教師的教學實踐怎樣進一步得到完善是當前的難點,這實際上對我們的在線教育考核評價機制改革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課後,段斌在羣裏分享了該項教學任務的“考試方案設計(討論稿)”,請同學們來評教,通過吸取他們的批評意見對教學方案進行修正。課堂羣中立即迎來了一場異常激烈的討論。

“孤直公”同學發言:“我覺得平時看的課件和學的視頻與作業聯繫不大,做作業還是自己在網上查資料”。對此,段斌結合“兩性一度”(創新性、高階性、挑戰度)做了解答:這次探究式學習任務涉及到“信息安全行為準則”的學習,課堂上老師沒有講解這些準則,而同學們完成任務時,需要帶着設定觀察事件的目的去瀏覽準則;在做誘導推理的時候,需要尋找能夠解釋該觀察事件的準則以提出層層的假設。這種學習模式中同學們不只是在聽老師講授知識,更是在應用知識解決問題。

有同學批評探究式學習任務過於開放:“沒有標準答案,同學難以發現自己作業的錯誤”。段斌隨即安排幾位同學依據多重學習任務的演化路徑,梳理出有標準答案的知識點和能力考核觀察點。

“課後同學們積極的向老師提出對‘考試方案設計’的建議,既鍛鍊了同學們的批判性思維,又完善了在線教學方案的設計。”這樣的效果正是段斌所願意看到的。

在及時調整教學方案,迴應同學們提出的問題的同時,段斌對學生的學習考核評價機制進行了大膽的調整:教師儘量避免考核短時間做出清晰答案的題目,而是給出知識點和能力考核觀察點,考核探究式遷移學習任務,要求全體學生互評作業和投票評優,體現學生思考能力和評判能力,從常規單一的定量評價發展出定性評價,合併用於判定與畢業要求指標點相關聯的課程目標的達成情況。

 “堅持以學生學習效果為中心、以學生髮展為中心,在教學實踐中勇敢探索,隨時吸納學生的智慧,依據學生的意見不斷改進,唯有如此,才能影響廣大學生的觀念和態度,把專業認證標準內化為教師的教學實踐規則,構造出真正切實可行的‘以學生為中心、成果導向、持續改進’課程教學方案。”段斌説。

(王成奇  蔣萌)

(來源:湘潭大學報)

上一條:我校物理“韶峯”班本科生在國際著名物理學術期刊發表研究成果 下一條:我校物理“韶峯”班本科生在國際著名物理學術期刊發表研究成果

【淘集運官網】

  • 官方微博“@湘潭大學”
  • 官方微信“xtu1958”
相關新聞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Copyright 2001-2020  湘潭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中國湖南湘潭. 郵編:411105

訪問量:

湘ICP備05005862號 湘教QS3-200505-000059
 湘公網安備 43030202001058號